Ad Bann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六):越洋而來的指導(上)

沒有留言
「相心,你好嗎?最近工作怎樣了?今次我來這裡的最大目的就是與你談一談,好好了解節你的工作,並想一想如何可以幫到你。」

當下,我正身處在某酒店地下的咖啡店。該咖啡店內人不多,差不多都是外國人/內地人,不難想像他們是正在遊覽香港的遊客。他們有的用不同的語言談天說地,有的則獨個兒一邊享受著咖啡,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電話/平板電腦,但他們全都吸引不到我;即使是面前的那一小杯苦澀的cappuccino也吸引不到我的注意。

當下,我正被面前的那個人吸引著:他一舉手一投足都繫動著我的神經。那不是因為對方的言行舉止優雅得令人不能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而是得不得不用心地去留意眼下這個人的每一個動作和說的每一個字,心怕有些東西遺漏了,或者錯誤解讀了,最後出現不好的結果。

看來我太緊張了,我應該放鬆一下,反正說穿了眼前的這個人和我一樣,都是普通的人類,只是他是比我職位高很多級的公司的CFO而己。


事實上,這次的會面令我想起叻哥,令我想起以前不怕羞地主動找CFO談話的那個年少輕狂的我。

當然,做人固然要懂得飲水思源,但亦要知道適時活在當下,或者放眼未來。當下我要做的,就是要好好把握這次與CFO會面的機會,從他身上學習。

話說回頭,為何他會願意接見我?他說,他是整間公司最空閒的人,因為所有有關日常運作的工作他都不用去管去做。為了去幫助不同地方的Finance部門去更有效率和更順利克成工作,我不時也會親身到不同國家的不同辦公室探訪,親自了解Finance同事的日常工作,並看看能否給予意見。

這令我想起我們的特首當初在參選時曾經說過願意手執一支筆、一本簿,拿著一張櫈,到不同地區了解民生需要。結果他做不到。現在CFO看來也想做類似的事。

「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聽聽我的說話。」他停一停,凝視著我的雙眼,說:「雖然我與你接觸不多,但我差不多每一個星期也會邊過你的上司去了解你的日常工作。我知道你的工作表現,也知道你遇到的關於工作上的難題。」

「坦白說,你的工作表現很好,我很滿意。我明白人手及其他資源的不足,的確會令你因為工作量太大而犯錯,因此我會盡可能增加人手去幫助你們。另外,公司的規模愈來愈大,我們將有更多資金投放在不同的地方,因此我十分肯定地說,你們將會更加有效率地工作,不會被一些成本效益低的工作佔據你所有時間,結果要犧牲自己和家人/朋友、甚至做自己愛做的事情的時間。」

「可是,儘管我對你的工作表現十分滿意,我卻希望你能改善以下的三個問題。我認為如果你要獲得更多成就,你必須要作出改善,不然你將會遇到更大的難題。」

聽到CFO說欣賞我的表現,我當然十分高興,但當他說我必須要改善一些問題時,我忽然感到十分緊張。我留意到,自己的神色開始變得凝重。

CFO的神情沒有變化,我想他早已預料到我的這種轉變。

他說:「你的第一個問題是你不懂得衡量事情的重要性。不懂得衡量代表不懂得按工作的重要性排先後次序,結果你經常花很多時間在較為次要的工作上。你一定知道,我們公司是時刻不斷地向前走,永遠不追求安定,這代表你每一天都會因為公司的變化而被安排更多的工作量,如果你不懂得排列工作的前後次序,你將會投放很多時間在工作上面,結果令你感到十分疲倦,最後甚至想離開。」

說實話,我從來都不認為我不懂得排列工作的次序。我認為,排序說穿了其實只是排序,有關工作仍然存在。既然我們仍然要花時間把工作完成,那麼懂得將工作排序與否,與超時工作其實沒有很大的關係?

我把我的想法說出,CFO便說:「當然你是對的,如果是只看工作的話。事實上,我想說的是你必需把工作和人生也好好排序。在正常情況下,在正常的辦工時間下,你應該把手上的工作作合理的排序;當在正常上班時間已過,你必須把私人生活也放到天秤上量度,並盡量要把家庭、朋友和自己的愛好生活放到更先的位置。」

「相心,你必須要了解到,工作只是你人生的一部分;而我可以百分百地說,工作是永遠不會有做完的一天。那麼,無止境地追求完成工作其實是十分可笑的行為。當然,在十分特別的情況,我可能會要求你幫手超時趕工,但這可能是一件也不會有一次的特別情況。我想你知道,家庭是重要的,個人的休息也是重要的,因此你沒有必要因為工作而耗盡精力和生命。」

我想不到CFO的這番「指控」是如此的「直擊紅心」:的確,我在香港這個幹什麼也是十分煩忙的地方,我不知不覺地變得只在乎工作,並把工作以外的並他事情都拋到腦後。

看來這次對話甚有意思。我將期待著我餘下的那兩個問題。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