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四):歡迎再次光臨

沒有留言
很久沒有上來了,也很久沒有寫文章了。

之前有幸被邀請在某個會計平台寫文章,自問能力有限,只能分享一下平時工作的遭遇與自己的看法,但最後收到通知,說該平台要進行革新,結果便停筆了。



筆是停了,內心卻靜不下來,經常回思亂想,看來十分符合我「罔相心」這個名字。畢竟,人只要仍然生存,便會遭遇到很多事情,有開心的,也有傷心的;有令人氣憤的,也有令人感到平靜的。雖然我的人生資歷尚淺,只有二十餘年;雖然我的文筆平凡,只能以簡單的詞語表達自己;雖然我的知識和學識有限,未能提出令讀者眼前一亮或者「一言驚醒夢中人」的觀點,我也希望憑藉我這雙手及這雙眼,將我的普通故事和普通想法展現在人前,在我有限的生命中,在這個世界留下一點什麼。

那一點什麼之前暫時被停止了,時間是一年前:我最後更新這個blog的時間。我不敢去想還有沒有人記得我的文章,還有沒有人想看我的文章,還有沒有人還期待我的分享與見解;這一刻我只想重新開機,重啟我那熱愛創作的寫作之心,重回那一個我仍未曾完成的寫作之夢。

於是,我忽忽的把之前仍然在此貼出、但而在別的地方發表的文章在此發佈,把過去的都了結了,在這一刻再一次重新啟動。

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只剩下工作。由以前的星期一至星期五上班、週末放假的生活,變成星期一至星期日馬不停蹄地工作。雖說我自身感覺良好,為了盡量不去趕deadline而把自己的私人時間也拿來工作,目的不言而喻:希望比別人賺到更多工作時間,但我卻忽略了自己失去的私人時間,忽略了家人、朋友、愛人。我把自己的時間排得密密麻麻,每天工作早出晚歸,由天未亮開始工作至天黑了仍未下班;週末也以類似的模式工作,結果得到了什麼?

人工增加?或多或少,比上不夠,但比下未必有餘。責任增加?這是必然的事,也是我很害怕挑起的擔子。仕途更光明?不,我到現在也仍未能撥開前路的烏雲,未能看到引路的燈塔。見識增加?或多或少,看到的人多了,遇到的事多了,自然見識有所增加。知識增加?不,我覺得自己變成那些我最討厭的人:每天被繁多的工作佔據了時間的人,只有不停地做、做、做,卻未有時間去令自己的知識有所增長。當然,公司出糧給我並不是為了讓我學習,而是要我好好地完成工作。

我不知道這算是幸運還是不幸:世間不止我一個面對以上情況,過著以上的人生。但是,我真的不想再過這種生活:我不想再過著只有工作的人生。為何外面有人可以做得到,我卻做不到?我真的不相信自己做不來;「不能」只是藉口,「不為」才是真相。

不希望開始改變,是人的大忌,也是人的習慣。但是,不作出改變的話,我的人生就會在此完結,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機器。

結果,我回來了,回到這曾經為我帶來第二個生命的地方,回到這個我曾經(現在依然)夢寐以求的寫作世界。

我確信,這個世界不是逃避的入口,而是面對新挑戰的入口,也是改變的開始。我不知道自己的這股氣炎能持續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對於改變的執著有多大,但路是人走出來的,行動是必須的。如果當天我沒有在網上報名,我也不能參加三次渣打馬拉松的半馬拉松了,也不知道原來未曾跑過十公里的我能跑畢21公里。

在此,我希望自己再一次以罔相心之名執筆,利用這支筆來為自己的人生帶來另一個改變。

歡迎再次光臨。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