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四):逆流而學(五):笑臉的魔力

沒有留言

「相心,如果讓你選擇,你會希望遇到一位好的上司還是一位不好的上司?」我忽然想起前人事部一哥誠哥還在一起工作時,某一天問我的問題。



那時他對我說了他的經歷,令我明白到要成為一位稱職上司,除了要做好管理和負上工作上的責任,還要做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時我很幸運,遇到了一位別人覺得不錯、但我覺得不太好的上司。那是一位女上司,是典型的單身女子,生活沒有另一半,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很多時都是最早回到公司、最遲離開公司。」



「她總是面帶笑容地對待其他人。即使很多時她很忙,桌面上堆放了很多工作,每當身邊有同事走過,問她一些事情,或者單純地與她聊天,她都總是笑容滿面地回應,因此同事都十分喜歡她,很多時也會請她幫忙,也會十分體諒她為公司付出了很多。」



「我對於她也是十分感激,因為她那時也很照顧我,即使她自己很忙,她也會體諒我也是十分忙碌,因此盡量也不會把更多的工作推到我手上;有時也會為我向上面爭取一些福利,令我在承受繁重的工作之餘,也能取得一些回報。」



「可是,有一件事情她真是做得很不好,而我也十分不喜歡,而且我也是因為這份不喜歡而離開那一間公司,也令我學懂要如何做才能成為一位更好的上司。剛才說她經常臉帶笑容地待人,其實那只是對其他人,平時對我則經常板著臉、甚至黑臉。很多時候她都會在我面前歎氣,也會以不好的眼光看著我說話。」



「最初我以為是否因為我做錯了什麼,所以她才會這樣對我?久而久之我感到她這樣對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對我某些性格和工作行為而不太滿意所致,也有一部分應該因為她受到上級的過大壓力天導致的。後者我當然是幫不了她,但前者與我有關,令我經常想是否我真的是做錯了,令她真的感到十分不滿?」



「我深思了很久,也留意了自己的行為很久,也察覺不了自己是否犯了什麼大錯。當然,人類不是機械,總會有犯錯的一刻,但我自問未曾有犯下彌天大錯的時候,也應該不有因為犯大錯要令上司背黑鑊的時候,因此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我會受到上司黑臉的待遇。」



「一段日子之後,我便察覺到箇中原因了:原來是因為我太有自我主見,令上司對我的印像就是不聽話、難以駕御,令她總是板著臉地看待我。這裡不說誰是誰非,但上司的行為卻令我上了一課:作為一位好上司,必須要令下屬覺得自己被不是不被喜歡,否則作為一位普通人的下屬,必然會因為與上司之間無形的隔閡而最終選擇離開的。」



「那時我每一天都忍受著上司的黑臉。當然,她也有和我說笑的時候,但那些時刻遠少於對我黑臉的時候,而且而每次一出現事故總是會想到是我的自把自為令事情發生。畢竟當時經常沒有第三者從旁觀察,沒有人知道究竟真的是我的錯,還是上司對我印象不太好而經常責怪我,但對於當時只在社會工作數年的我來說,那份感覺並不好受:我承認我當時的意志十分消沉。」



「最後,我終於忍受不了上司的壓力,即使公司看來對我十分好,我也毅然去尋找其他更好的公司。最後,我在三年後離開了那位女上司。現在看來,我十分感謝上天令我遇到那位上司,因為她對我主觀上的不好令我明白我應該如何對待下屬:我當然要負上作為上司、照顧下屬的責任、也應該要為下屬爭取他們的利益,但最重要的是,我必須要令下屬在沒有我的主觀壓力下工作,令他們不會因為害怕我而希望離開。」



好一句:「令他們不會因為害怕我而希望離開。」。當時我在想,如果誠哥所說的事情是真的話,當時的他也如我現在一樣,獲得了逆流而學的機會:透過自己經歷到的不好的事情來學習什麼才是正確的事情。我想這是一件十分棒也是十分難能可貴的機會。



當然,誠哥以一個當事人而非旁觀者的角度來講述事情的經過,會令聽者覺得故事的主觀感覺強烈,故事說服力可能會有所影響。例如,誠哥的那前女上司是否真的只對他黑臉?我想只有當他24小時都監視著那女上司,他才能百分百確信那女上司是否只對他黑臉、對其他人總是面帶笑容。另外,覺得某人黑臉與否其實是十分主觀的感覺,因為一個即使是十分疲倦也會黑臉,我想很多會計仔也遇過這樣的同事:每天工作至夜深,接著的一天也要九點到達公司;每一天面對著的只有數字、數字與數字;每天也要應付上層的不同壓力和不同要求。這樣的生活必然會消磨一個人的精神和意志,也會令一個人經常表現疲倦和失去笑容。



即使未能證明誠哥的說話是百分百客觀,但有一點卻是不容置疑的,就是他仍在我公司工作時,他對下屬的態度是十分友善的。我不知道他會否有不負責任的時候(作為朋友,我當然確信他是一位負責任的上司),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為下屬努力爭取回報,更不知道他的表現是否非常稱職,但我卻十分肯定一件事:他的每一位下屬在與他一起工作時總是掛上輕鬆的心情。



我不知道誠哥的下屬是否總是感到快樂,但他們總是輕輕鬆鬆地面對誠哥,也會和誠哥談東談西,其至會提及自己的私生活:有時候我會和他們一起吃午飯,那些時候,坐在我面前的不像是上司和下屬,也是一些互相鼓勵的朋友,互相提及自己的私生活。



有社會工作經驗的人也會知道,要讓直屬上司和下屬間產生友情是十分困難的,因為上司總會覺得這些關係會令他們在工作上不能客觀處理事情:如果在工作上有任何衝突的話,作為上司的當然可以責罵下屬,但那會否影響作為朋友的感情呢?神奇的是,誠哥並未有因為這些尷尬的情況而阻礙他與下屬維持友好關係,更甚的是,從他的下屬口中得知,他從未因為任何一件事情而責罵任何一位下屬,也未有對任何一位下屬黑臉(這些都是從他的下屬口中得知)。



我從誠哥與部下的關係中了解到了如何當一名好上司,也了解到我將來的路應該怎樣走。你問我誠哥這樣的行為是很難做到的嗎?我應為對於日理萬機的繁忙香港人來說難度十分高,因為繁忙的工作總會伴隨著無形的壓力,這些壓力會令人經常感到煩躁不安,也容易奪去人們臉上的笑容(例如從事會計的人)。



先不說我上司,我的公司因為資料分配的問題,很多人也是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當然包括誠哥了),令他們每天總是板著臉坐在電腦面前工作,而且他們也會不時投訴工作太多或者客人要求太無理,令整個辦公司終日都被一種沉重的氣氛包圍著。我的上司更加是一個人做三、四個人的工作,令他終日都要超時工作,放假也總是在家裡工作。儘管他未有經常黑臉,他卻終日沒有笑容,令人不敢主動靠近。



因此,我十分佩服誠哥以前在我的公司裡竟然能夠令自己在部下面前總是掛上笑容,也代表他的總會為下屬著想,不希望下屬因為自己下意識對他們流露的黑臉表情會令他們在充滿壓力的工作環境下更加感到難受。



即使現在他離開了我們(詳情請看逆流而學(四):離人的忠告),他對我的啟發也是永遠影響著我,令我相信自己終有一天當上了某些人的上司時,我應該要如何去看待/面對他們。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