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亡女.相心(九十七):「佔中」:超時工作篇

沒有留言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41024-pro-blog-occupy-central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41024-pro-blog-occupy-central-overtime

如要數最近不得不提的社會事件,那「佔領中環」必定是其中一件。

對從事會計的人來說,佔中這政治敏感議題不會是一面倒的決定,因為我身邊的朋友有支持也有反對。我的立場是甚麼?我的立場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場社會運動對我們的啟發性,因為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從事會計的也會發動另一場類似的運動,為了除了自由普選外的另一個公義而打開雨傘:沒錯,我一直都認為為自己爭取合理的上班時間是一件合乎公義的事。

對於現在仍然每晚不間斷地在金鐘、中環、甚至旺角一帶通宵靜坐抗議的人,或者每天下班便會經過附近表示支持的人來說,普選是一個合理的訴求,因為他們看到西方國家在以這種方式進行選舉的結果較以一黨專政的效果為好,而現在某人的表現更加強了眾人的這種想法,但這從來都不是一個非黑即白、容易作出決定的議題,因為當中的涉及的實在太多。相比之下,我認為合理的上班時間是一個較為容易讓人作出決定的一件事:我想應該沒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工作時間過長,結果侵蝕了自己的私人時間吧?

但是,我的想法可能錯了。正如在「佔領中環」的示威場地必然出現黃、藍絲帶的兩大陣營互相對峙,在不合理的工作時間這議題上,竟然也出現各持已見、不遑多讓的情況?

在「佔領中環」的示威中,繫著黃絲帶的人支持「佔中」,爭取普選;繫著藍絲帶的人反對「佔中」,希望社會回復以往有秩序的樣子。那麼,在將來可能出現的爭取合理的上班時間的示威中,反對過長的上班時間的人可能會繫上黃絲帶,而認為超時工作為合理的人,可能會繫上藍絲帶。

可是,為何在這個看似大是大非的議題上,會出現黃、藍絲帶互執己見的情況?難道對於從事會計的人來說,超長的工作時間並非一定是一件不好的事?

繫著黃絲帶的人反對過長工時,當然是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有他們的私人時間。他們認為生活不等於工作,因為生活也應包括自己的休息時間、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刻,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的時間。的確,我們出生不是為了將自己的有限人生全部都奉獻給無限的工作,我們也要為了自己而活。因此,繫上黃絲帶理應是合理之事。

可是,當想到眼前有無限的工作仍然未完成,而自己的仕途、自己的價值某程度上將會被能否盡量完成它們而被決定時,很多人可能會毫不猶豫地繫上藍絲帶。

沒錯,我深信並沒有一位從事會計的人未曾試過超時工作,而更多的人必定已將別人眼裡認為十分過份的超時工作視作合理的事情。如果不超時工作,他們將趕不及在死線前做好工作,那麼不只會影響其他人(例如管理層遲了收到財務報告,結果相關資料失去時效性,未能有效為公司目前的表現作出適當的決定。),而會影響上司對自己的印象(例如可能會覺得自己沒有效率、不負責任等。)結果,在利害關係的衡量底下,從事會計的人決定繫上藍絲帶。

與「佔領中環」不同的是,在工作時間過長這個課題上選擇認同的比選擇不認同的為多,但雙方都沒有因此而上街表達他們的想法,也沒有因為堅持己見而造成不必要的衝突。可是,現在不會上街爭取不代表將來不會,而且工時長這個問題持續的話,對僱主僱員的關係造成的負面影響將會日漸加深。

無他,不論是支持還是反對工作時間長的人,他們都不會真心的支持老闆:反對工作時間長不用多說,支持工作時間長的人只是因為不希望因為辦事不力而失去前途/錢途,並非是真心認為工作時間長是好的選擇,結果在這個課題上,老闆必須認真考慮自己的下一步棋究竟要如何走?

事實上,長工時的主因不外是人手不足、因想賺錢而無差別接工作引致過多工作、員工辦事效率不足等。第三點可以透過面試時盡量挑選能力較高的候選者,或在員工培訓上付出多一點來改善,但第一點和第三點都是老闆心態上的盲點而造成的:多請成本中心的員工不能為公司賺錢;為了賺錢只能多接工作,最後苦了自己也苦了員工。

我並非反對老闆在第一點和第三點上的見解,但如果老闆們能想出/員工們能建議不用員工工時長也能為公司賺錢的方法,那情況將會逆轉:不會再有人繫上黃絲帶反對老闆,也不會再有人擔心自己的前途/錢途而選擇繫上藍絲帶,最後上下同心,一起為公司而努力。

換句話說,只要員工在正常時間工作下,也能為公司賺到更多,那老闆也無理由堅持要員工超時工作。(可是,要在成本中心工作的會計人為公司賺更多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這種看來只屬於童話故事書的結局,看來不太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但只要當老闆的能主動且真心地去了解從事會計的人在每天超時工作下以燃燒生命的方法活下去的話,他們要將在商場上打仗的冷血面具收起、拿出有血有肉的人類面具出來並非無可能。事實上,在看到某領導人物在最近於電視上對大眾講話的不負責任表現,例如甚麼是都不是他的責任,而是其他人下的決定要造成的,老闆們應該想到當上一個不負責任的老闆事實上是一件多麼令人厭惡的事。

題外話:如果將以上結論套用在當下「佔領中環」的情況,要爭取到一些東西,我們必須要令當權者收到即使失去控制權也沒有所謂的巨大利益,才能令他們退後一步。這些利益應該不是我等蟻民能給予到的,因此必須要有一些大人物出面進行一些桌下談判。這些大人物是誰?我當然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這個世界仍然有很多人十分重視前利益罷了。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