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亡女.相心(九十四):港男做什麼之我見

沒有留言



現在是晚上十時,地點當然是公司了。辦公室內悶熱翳焗,只因大廈的冷氣已被關掉。沒辦法,又會有多少個正常人在晚上十時仍然工作?

可是,儘管做著看似沒完沒了的工作,我仍然十分感恩,因為我確信自己能在十二時之前離開,這比起核數師來說真是太幸福了。

看著眼前的電腦,我忽然間遊魂似的,呆著十多秒也想不到什麼出來,似乎正在發白日夢。也好,工作了十多小時才發了十多秒的白日夢,這麼一個好員工往哪裡找?

想想看,如果我不是從事會計,我現在究竟會做什麼工作呢?其實香港男性都想做什麼工作?


回想小時候,學校的作文功課裡,必然有這一條題目:「我的夢想職業」。每一位學生都必然會按著他們兒時的所見所聞來決定他的夢想職業:有自幼就鐘愛太空的同學希望在長大後能成為太空人;有父親是警察/醫生/律師的同學希望在長大後繼承父業;有十分欣賞老師的同學希望在長大後為人師表;而我在看了某台的經典劇集《烈火雄心》後便決定在長大後必需成為救火英雄。

現在,我總算做到了一名救火英雄,只是此火不同彼火:我所面對的火正是公司上下所面對的有金錢上的處理難題。每一天,我都為不同程度的火災而努力救火。

雖說現在也是救火,而且生命更不會受到太大威脅,但若撫心自問,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否仍然選擇從事會計,我相信我的答案必然是否。那麼,消防員呢?可以一戰,但先天的缺失令我失去當消防員的資格,真可惜。

事實上,在香港這一個極其繁忙的都市,男人們總不會選擇為夢想而追逐,更不會記得兒時一份作文功課裡自己所寫下的夢想職業是什麼,因為對我們(不包括富二代)來說,在未能找到生活上的溫飽前,說什麼夢想之類的簡直是浪費時間。

作為一名中國人,繼承著中國傳統顧家的性格,大部分香港男性都會不自覺地抬起了持家的重擔,因此他們(包括小弟)即使在人生路上遇到什麼事情,他們的終點總是有關於金錢和事業:他們都希望努力地建立自己的事業,找到足夠的金錢,擔起屬於自己的歸宿。

基於這個理由,我深信會計師必然不是香港男性想做的工作,因為從事會計的收入和付出太不成正比了。為何大部分從事會計/核數的時薪比起基層職業還要少?擁有「師」這稱號的我們,難道就是這樣的可憐?在幾年前,我可是說從事會計的「不會發達,卻不會餓死」,但現在我十分相信,在可見的將來,從事會計的「不會發達,也可能會餓死」。為什麼?從事會計的人會明白我的心聲。

那麼,從事金融的人的前景又是如何?事實上,我並不相信以往人們常說的:「做金融會賺大錢」之類的說法,因為在金融界站得住腳的人太多了,凡夫俗子想要找個小山丘站著都已經十分困難,更遑論賺錢。

反而,我覺得做Sales是一條出路。無他的,無論你是CEOCFO或者COO,你都只是Sales的一種,只不過你是極高級的Sales。在每一間公司,Sales就是公司的Revenue Centre,與之相反的Cost Centre,例如會計,根本就不被看重。(或者說,他們當然被看重,因為公司事無大小,只要是關於金錢上的問題,他們都要理,但他們的重要性不知為何沒有被金錢化,結果就是付出很多收穫很少。)因此,Sales可能就是港男在港美滿生活的唯一選擇?

我認為答案是「不」。事實上,我真心覺得想要賺錢的話真的不要去在商界工作,除非你認為自己的才能出眾,能打到其他叻人上位。反而其他界別的人,例如做老師、護士、物業管理等,所賺到的可能比在商界努力工作的人更多。除了金錢,他們更賺到了「穩定」、「尊敬」等,當然也要承受著只有他們才明白的壓力。可是,做哪一行是沒有壓力的?

當我想到身邊最快結婚的朋友都是做老師/護士,而做商界的人卻遲遲未婚,我便明白到其實每一位做老師/護士的人都有一樣比做商界的人好的條件,就是他們有能結婚的身家。做商界的人可能做了五年以上才能有二萬元或以上的薪金,但做老師/護士一出道便有接近/超越這個數字的薪酬(這是我憑經驗而論,說錯了我大方地道歉),那麼做老師/護士的人的家底不比其他人較為豐厚也就該死了吧?

你可以說做商界的人賺大錢的可能性較大,但我卻認為那只是可能性而已,畢竟就沒有十足把握。

因此,以結果來說,我會覺得如果要在香港建立一個美滿的家,要麼就做Sales,要麼就做商界以外的工作,或者在香港做商界真是太多供給了。或者,你自問有資金有點子,可以自己做老闆,但等待著你的可能會會是大起大落的人生。


好了,白日夢發完,又是趕工的時候。祝願各位會計師/會計仔終有一天能過著準時下班的日子。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