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亡女.相心(九十一):追夢的會計師

沒有留言

2003年,阿富汗人Khaled Hosseini寫成了他的第一本作品:《追風箏的孩子》。故事講述一名阿富汗少年一直為兒時看到好友受害和背叛了他而內疚不已,而一直到長大了之後才有機會為好友作出保償,同時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作出救贖。

書的內容和我今天的主題沒有關連,小弟只是借其書名來說出今天的主題:追夢。

利申:小弟並未曾開始追夢。小弟相信自己和大部分會計師會計仔一樣,平日追數字、追時間多於追夢,因為工作實在多得花上一天二十四小時也做不完(核數師的慘況更是可想而知)。因此,對於我們這些以數字為生、藉數字糊口的人來說,追夢的價值不大,因為我們連追什麼夢也不知道(嚴格來說,我們的夢只有一個,就是有假放、有至少二十四小時的作息時間、有不被趕死線的日子...這不就是每一位香港打工仔的心聲?香港人真是悲哀... )。

不!坦白說,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的夢想,只是現實生活的壓迫令我們不敢去留意它、重視它、追求它。我們總會無力地向現實底頭,為了現實的種種而作出放棄看似虛幻的夢。可是,正如八百萬港人裡總有一兩個在普選問題上勇敢發聲行動,全港三萬多名會計師中(我相信這數字還未包括沒有會計師牌的會計仔)總會有一兩個勇於追夢。

陳素瑩小姐(Gloria)和黃翠珊小姐(Susan),小弟說的就是妳們了。

前者的事蹟相信各位也知道,因為是最近的事:


小弟也是在facebook裡看到有人分享才知道這件事。當然事情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一位年青時曾經想發明星夢的少女在得悉夢想破滅之後便打算腳踏實地工作,最後選擇了會計這條路。

文中Gloria說:「Cookies年代自己仲細,嗰時係覺得開心,因為返工就好似玩咁,但𠵱家諗番起其實好唔實在,好多嘢都好似肯定唔到咁,好冇安全感,我諗我都係適合𠵱家呢種生活多啲。」我還未自大得說她走這條路是走錯了,但我相信她應該知道在前方待著她的,並不一定是安穩或安全感,而是無盡的疲倦或其他方而的不安感(例如身體狀變差)。

儘管如此沒有大不了,我還是認為她比起小弟,或者其他只懂追數字的會計師會計仔更值得我去為她打氣,因為她曾經追夢。

雖然是成為會計界一份子之前的事,但Gloria那份為了試試自己能否實現夢想而務敢踏出第一步的精神實在令人感到鼓舞。的確,部分的夢想是不設實際的,例如中六合彩頭獎、找個有錢的伴侶過著一個半退休的人生等,但亦有很多夢想是實的可以靠自己實現的,前提是追夢者必須勇敢踏出第一步。

夢幻滅了又如何?重要的是自己曾經勇敢嘗試,即使結果不如人意也不重要了,那只是證明自己不是走那條路的人。人生從此無悔了,就走上別的一條更適合自己的路。

Susan也有類似的經歷,可是就結果而言,她遠遠比Gloria成功。


說實話,我很難想像一個人同時會有會計師和歌手的身分。不,Susan不是一般流行曲的歌手,而是HiFi歌后。如果你有錢有興趣玩音響,你必須聽過Susan的大名。聽說她這個HiFi歌后的名稱來自她的天籟之聲:她在訪問中說她的聲音很適合用來測試音響,結果令一般只用音樂測試音響的人也會用她的歌來進行測試。(小弟不懂音響,有錯請指正)

當初Susan打算走上歌手之路,但之後唱片公司出現問題,令她的歌星夢碎。做不成歌星的Susan為有另找出路,結果成為會計界的一份子。在四大努力的同時,她亦不時努力磨練歌藝,對自己唱歌的興趣不離不棄,結果有一天忽然有一唱歌機會自動找上門,令她成為現在的HiFi歌后。

現時她是某公司的CFO,在平日十分忙碌的工作裡依然會抽時間到外國錄歌,為的不是名也不是利,而是對自己的交待以及對追夢的堅持。

沒錯,周星馳說得對:「做人如果沒夢想,跟鹹魚有甚麼分別?」得罪講句,在八百萬港人之中,我相信有至少一半人是放在辦公室被工作「陰乾」的鹹魚。小弟目前也是其中一條魚。重點是,即使如此,我們也有進化的選擇:我們可以選擇用夢想去洗滌我們身上的鹹臭味,用夢想去活化我們,用夢想來為我們帶來無悔的人生。

現在,請容我大聲把自己的夢想說出來:「我要做作家!」

祝各位會計師會計仔能找到自己的夢想。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