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亡女.相心(八十四) :十月二十日、十月二十五日

沒有留言
一直以來,我對於政治都顯得十分避忌,因為從不同的媒體裡,我總看到談及政治的人被抨擊,被責罵。他們很多都是十分有立場,而且十分堅持自己的信念,但往往就是這些立場和堅持,為他們帶來批評。可是,他們有著我沒有的堅忍之心,相信著自己的所作所為,忍受著別人的負面評價,一路向前走。我自問沒有他們的那份決心。
 
二十多年來,我從未有上街,從未有表態,只是利用我的一張咀,或者眼前的鍵盤,表達我的一些意見,即使我從不認為我的意見有多少重量。直到那一天,我終於放棄了用口說話,放棄扮演鍵盤戰士,抬起頭,挺起胸膛,走到街上,用腳表達我的想法。
 
那一天就是十月二十日。那是我首次參與遊行的日子。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亡女.相心(八十三):身為auditor,你在會計師樓的堅持可以去到幾盡?

1 則留言
首先利申,我並非auditor,只是曾經在某大Big 4做了個半月summer internship。以下只是我的個人意見,不喜勿插。

說回正題。事實上,我真心想問現職為auditor的人,其實是否真心希望繼續做auditor的工作?

幾星期前,我從友人的facebook裡看到了一段片段,原來是友人幫公司拍的。

Thank You And...再會了

1 則留言 :

張貼留言

亡女‧相心(八十二):「你Qualified左,應該要識呢d野!」

沒有留言
「你Qualified左,已經學晒會計concept,應該要識呢d野!」我的上司說。當事人不是我,而且也不應是我,因為我還未Qualified。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