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舊文新閱(一):我的「道」-Xanga之道

沒有留言
不知道各位是否還記得Xanga這個平台?想當年,我每數天便會上Xanga寫文章,一來滿足我寫作的夢想,二來亦讓身邊朋友知道我的近況/了解我的想法。可是,隨著Facebook、Blogger或Twitter的興起,眾人都紛紛放棄了Xanga這個他們曾經留下腳印的地方。

Xanga,這一個本來已經被我遺忘的名字,就在數星期前忽然出現在我facebook的一個post上。原來,因為太多人不再使用Xanga,令他們的廣告收入太減,現在已像一位病入膏肓的病人,走進生命的最後階段。如果沒有新的資金,它將會在7月中離開我們。

當我知道這個消息後,我第一時間「嘗試」回到我的版面...為何要「嘗試」?因為我已經記不起我的login ID和password了。幸好小弟是那些危機意識不足的人,來來去去也是做某幾個組合,結果最後給我估中了。這就是我第一篇文章(原來已是2006年寫的,即是我剛讀大學的秘一年,歷史真長):

《一》-Sunday, August 27, 2006:
「今日開msn,見到emma 媽send左個網址,一開之下原來係blogring。細量之下, 覺得既然身邊不少朋友都有代表自身的xanga,自己就心癢難當,把握是次機會,開展一個屬於自身靈魂申訴釋放之境域,《霜華凜域》從此誕生。本領域將為本人隨心舒懷之地,歡迎各位細賞思量,共同探索未知的人生。」

看著這一篇小小的「開場白」,我的精神忽然跑到的另一個時空,看著仍然是大學新鮮人的的自己,在電腦面前雀躍地開始寫作之道。儘管現在的我仍然寫作,但寫作的心境卻與當初全然不同了。

現在這個熟了的我,希望藉《妄相心間》這一個平台,盡量轉載小弟以往的文章,與大家一同欣賞、感受那個青澀的自己所寫的文章,期望為各位帶來另一個罔相心。

《名字》-Monday, August 28, 2006:
「天地萬物皆有名字。在人類文明躍動之時,名字被創造出來了。名字就是身分,是生命的象徵、存在的證明。在云云字海中找出合適的字詞,拼切出最能表現物件本質的名字,是多麼令人心力交瘁的功夫啊!《霜華凜域》的降生是無奈卻是必須的。人一生所遇到的痛多如沙,究極的悲傷情感往往佔據了心靈空間中的一個角落,盤據於人心中揮之不去,就如冰塊埋藏著千年之愁,根植在靈魂深處的不毛之地。《霜華凜域》的存在就代表愁痛的存在─人一生究竟要承受幾多的愁痛呢?這是無奈的。卻只有痛的感覺纏繞不離,我們才能自言有情─只有有情,我們才會動情,痛的感覺且從悲情之中衍生出來。情與痛是相生的。自言有情,就是作為一個人應有的責任,這是必須的。」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