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國際會議的小薯仔

沒有留言
還記得我在去年十一月時說過,我在去年十二會出席一個國際性會議嗎?(我在《高手拆解CXO(一)》一文中曾經提及過)經於一些特別原因(我想是因為大部分講者都沒有空吧!),該會議改為在二月上旬舉行。時光飛逝,很快便到了那日子。

當初叻sir叫我在會議前想想要怎樣準備,於是我便為自己訂下了一系列準備工作,之後發覺不太有用,因為我設計那些準備的目的是要令自己成為行業的專家,但在場人士每一位也是專家,並且有適當經驗,我這速成的所謂專家又有何班門弄斧的機會?

於是,我將準備工作的重心,由行業的知識,轉為與人攀談的技巧。我認為這是一個初級員工應該要學會的能力──懂得如何和高層人士、生意伙伴及成功人事對話,將事業發展是無往而不利的。當然,這也不是短時間可以學會的能力,而是要不斷累積經驗去學會。

那天終於到了!不管我覺得自己是否準備好了,我也要硬著頭皮出席那活動。

當天我一早便到達,並嘗試去找別人談話。可是,那顯然是太早了,只有三、四個人到場。我鼓起勇氣,主動接近一位法國人和一位美國人。那位法國人的公司是該活動的sponsor之一,他十分年輕,不足四十,卻是該公司的董事,十分能幹。他以歐洲人口音和我分享了他的工作及平日的活動,我雖不致完全明白,卻也大概聽得明白。我知道他應該想和其他CXOs談話,但當時太早,沒有人,才願意和我這位小薯仔說話了。

另一位是美國來的分析員。可能我們的級數相差不大,所以談話氣氛不太奇怪。他本來是分析物業的,最近剛轉為分析我公司所在的行業,所以特意前來聽聽,學習一下。我們談及了日常工作及生活,之後我們更坐在一起聽講座。看來,在一個滿佈外國高層的會議裡,我把他當成了水泡了。

很快,講座便開始了。曹格當初從馬來西亞跑到台灣的原因是,他在馬來西亞已沒有什麼可以輸了,所以他問自己為何不去台灣嘗試發展?結果,他在台灣輸了自己的自尊心;在當時的會議上,我也差點輸掉自己的自尊心了,因為本來對英文聆聽有信心的我,在當時的會議上竟然一個字也聽不明白!我不知道是口音問題、知識不足還是經驗不足,我壓根兒不明講者在說什麼(要說根本不明白便太誇張了,我想我聽得明三成內容吧!)。看著身邊那美國人狂抄筆記,我卻只有呆呆坐著。

當下,我再次覺得自己的英文水平太低了。

事後我曾自我反省,嘗試找出問題所在。我發覺我完全明白香港英文,也大概明白電視劇及電影的美國英文,就是不明白外國人日常交談的英文!這和我聽明白電視劇的普通話,卻不明內地人日常生活的說話有異曲同工之處!當中的其中一個分別就是方言的多少!我們很難明白外地的方言,使我們很難聽明白外國人的說話。

即使如此,這也不是失敗的藉口。就是因為我能力不足,令我浪費了這個好好的學習機會。

不理聽演講,其實我的表現也十分理想。我在午飯時間遇到了兩位港人事務律師,並和他們談談行業最近的法律轉變及注意事項;我在小休時遇到相關行業的公司高層,並和他談談行業發展和趨勢,使我學到不少東西;在會後的酒會期間,我跟著我的Financial Controller一起,和其他CXOs一起談談行業行態及個人經驗分享(幸好有Financial Controller出席,我可以跟著他到處跟人學習。若然是叻sir的話,我便只能自己顧自己。)。

很快,會議正式結束,而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聽說四月也有另一個本業的會議,我想我也會把握這個機會的!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