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三十九):打工仔的與會初體驗(一)

沒有留言
某天我剛回到公司便遇上叻哥,他也是剛剛回到公司。互相打招呼後,他便問:「今天那個會議可以讓非經理級別的同事親身到場參加。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你報了名了嗎?」

我們公司每個月也會舉一個會議。與會者一般都是經理級別的,但其他同事可以透過網上直播同時觀看會議進行。在會議上,某些被選中的部門將要在台上進行演講,內容可以是有關公司最近的發展,或者想分享的故事。

今次會議首次開放予各級別同事出席。正如叻sir所說,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因為大部分不能/還未晉升為經理的人,可能「終此一生」(指在這間公司工作)也不會有出席這個會議的機會。儘管如此,我認為看直播與親身去的體會並沒有太大分別。(這是我未經細想的看法,事後發現自己忽略了某些東西。)

本來我也想出席,但發覺手頭上的工作還未完成,實在很難放下它們而出席會議的,所以我回應叻sir說我很忙,應該不會去了。叻sir冷冷地拋下一句:「你喜歡吧!但我應為你這樣做是浪費了一個大好機會。」然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

我回到自己的坐位,再重新思考我是否應該出席會議。當然,我並不是一個傀儡,不是別人叫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我也不會是一個擦鞋仔,為了滿足高層(叻sir)而做事。但是,我認為叻sir主動問我會否出席是有他的理由──一個我顯然未有考慮到的理由。

很快,我想到了那個理由:會議上將會遇到很多高層。這就是網上直播和親身出席的最大分別。一般來說,基層同事能夠接觸到公司高層的機會不大,更遑論與他們交談。可是,這個會議卻為基層同事帶來接觸高層的機會!想到這裡,我二話不說便報名了。

我未有細想如何去主動接觸高層,也未有再考慮自己手頭上還未完成的工作(其實還未到死期,只是我想輕輕鬆鬆而非急忙地去完成它而已);我只知道這個機會非常寶貴。

過了不久,叻sir叫我進房。原來他想說服我出席那會議!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叻sir除了是我部門的老闆,更是其中一位負責員工學習的高層(看他經常鼓勵同事看書,又經常邀請同事吃飯了解同事想法,便知一二。)他的理由果然是我想的那個。同時,他亦分享了一個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將升讀大學的小七。我曾在《The Four People I Meet in "Heaven"》中提及過的他。他的主動性及英語水平讓叻sir主動留意他。早前叻sir還向我分享小七的summer job經歷:他被公司安排做些十分無聊的簡單工作,令他覺得十分無癮。叻sir聽後提議他邀請一位可以經常接觸的senior吃飯,結果在席間那senior向小七分享了很多,令小七獲益良多。

叻sir事後對我說:「小七可以只繼續做那些簡單工作,但他將會浪費了那份summer job。他既然可以經常接觸一位senior,他應該把握機會去從他身上學習,這才算是完成那份summer job。」

今天叻sir更邀請小七出席一個party。那是一個由我公司舉行的party,出席的人都是管理層級的。叻sir為小七帶來如此寶貴的機會,小七當然感到受寵若驚,於是以十分緊張的心情出席。「當我想找他時,他已走了。」叻sir無奈地說:「我明白作為一位學生,他出席這些場合必然會感到巨大的壓力。他早走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事實就是,他浪費了這個機會。事後他也用email向我道歉,並表示對於自己早走這個做法感到十分抱歉。

「我對小七說:『在這個社會裡,你要出人頭地,必要有一個很強的networking skill。我明白這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做到的,但你一定要做到。』小七表示下次若遇上同樣的機會,他必然會努力去和別人談話。罔相心,我希望你也能把握這次出席會議的機會。」

我點頭並說已經報名了。我不知他會否覺我我的主動性不足,要他叫才做。我沒有辦法控制他的想法,畢竟我真的是在他叫我出席會議後,我才報名出席。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