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三十一):怒「跑」街頭

2 則留言
望向前,只見視野裡盡是行人。這也是合理的,因為若果在早上十時,灣仔街頭也沒有人潮的話,那就真的像《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那樣恐怖!

自從我辭去了灣仔的工作後,我很久未有體會灣仔街頭的人潮擠擁的情況,更甚的是,現在並不是在灣仔街頭行街,而是在跑步!

為何我要在灣仔街頭跑步?一切源於公司早前那張海報。

那是一張有關慈善跑步的宣傳海報。由於早前打風的關係,某地校舍設施被吹至體無完膚,於是,公司便打算舉行一場慈善跑步,為那校舍壽款。

就是這樣,我便參與了這場「怒『跑』街頭」慈善跑步活動了。我們的起點設在天后港鐵站,先步上其中一位老闆Jonathan在半山的住所,之後跑下山到銅鑼灣,沿著軒尼詩道跑到金鐘,最後跑到叻sir的家中。

一開始,參加者便驚訝地得悉,老闆Jonathan竟親自跑上自己的住所!「他根本不需要這樣做,也不需要捐錢給某校舍協助重建!可是,他做了!這真讓人感到感動!」一位已離職的同事Don說。

沒錯。Don已經離職了。所以,若果說老闆Jonathan親自跑上自己的住所是難得的行為,那一名已離職,與前公司已沒有任何瓜葛的人,卻應承參加前公司的慈善跑步,其行為更加難得!「可以跑步,也可以幫助別人,這樣一舉兩得的事,參加一下也無妨!」這是在跑完後他作出的回應。

在九時許,我們便開始由天后港鐵站起步,慢跑上山。我途中有幸與Jonathan談話,他說自己經常在工餘時練習跑步,所以能夠應付。聽到這一番話,再看看自己只是勉強地一星期一次到附近的游泳池泳水,忽然感到自慚形穢。

終於跑到Jonathan的住所了。稍作休息後,我們便出發跑往叻sir的住所。

一路上行人絡繹不絕,令我們舉步為艱,只能慢慢跑步。直到Pacific Place的一段路都是頗輕鬆,因為是平路。可是,之後的山路卻是令人十分吃力的一段路。這已是我第二次跳戰這山路,但我仍然未能完成它,只因我之前只訓練平地跑步!最後我只能慢慢步行而上。

約十二時許,我們便到達叻sir的住所。他為我們準備了一頓豐富的午餐。


「你知道嗎?某些內地公司有一個很奇怪的舉動。」當我們正在享用叻sir的午餐時,Don便與叻sir的賢內助分享他在內地工幹見到的趣事:「就是當有人做錯事便要寫悔過書!當然當中不包括香港人和外國人。他們十分尊重外國人,所以很多時都會接受他們的建議。」

我問他現在正在做什麼?他表示現在正擔任marketing consultant。我說這不是十分奇怪嗎?他大學讀enginering,在我公司做procurement,現在則在新工作做marketing concultant,三種都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專業。「就是這樣才有趣!」看來有人說:「大學讀什麼與畢業後做什麼是兩碼子的事。」並非隨口說的話。

今次活動我學到了以下兩點:
一、做善事要為善不落後人。
二、學習是終身事業,不要被大學所學到的來規範自己的終生學習。

2 則留言 :

  1. Sorry,

    做善事要為善不落後人 is a liar.
    At the moment, you cannot afford to do so.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回覆刪除
  2. 或者我咁講LA~呢個係我地必須有GE信念, 可能做唔到,但當有機會可以做到少少,好似今次怒跑街頭咁,不妨參與一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