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一):Asking Questions -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答案)

沒有留言
幾天前,我寫了一篇有關自己對提問的想法(《Asking Question》) ,指出不應每事問,並且要避免問一些dumb questions(即答案顯然而見的蠢問題),最後以「要學懂提問,必須要下一番苦工」作結。


可是,一直接受「每事問」想法的我,並未能完全消化以上想法。是故,在之後的幾天,我對於提問的藝術作出多番思量,以其找出提問的真正意義:

一、在於解答的自己「不確定」(即心裡已有問題的答案,只是不確定其真確性,而提問之後往往被別人說是多餘的問題,例如在一般的lunch time後向別人查詢:「吃了飯沒有?」);還是
二、還是用來解答的自己「不知道」?(即在考慮多方面已知的資料後,確定自己不知道問題的答案,例如我在沒有食譜的情況下,不知道如何弄cheese cake。)

直到昨天,小弟遇到了兩件事情,令我對於提問的意義有更深入的理解。


先說第一件事。這件事是由個電話引起的,內容是說對方本在本月開始親身使用D系統,不再假手於我(之前由於使用權限問題,我要代他們用D系統來更新某些data。)。之後,他問了我一條問題:「我的同事V說,以後不用再將有關文件交予District head簽名,因為District head能自己進入D系統進行批核。請問你是否有聽過這些事情?」

當下,我發呆了,並不知道/聽聞有關事情。我表示稍後回電給他後,便立即去問同事E(我最敬重的其中一名同事)。同事E聽後一臉驚訝,並問我:「以往你用D系統來更新某些data時,有沒有收過由District head簽名的文件?」我點頭。「難道你從來未有想過為何要收到有District head簽名的文件?」

當下,我那被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又來了:我忽然理解到,過去用D系統來更新某些data時,必須要收到District head簽名的文件,因為我只是代對方更新data,至於更新什麼data,便要依賴有District head簽名的文件。

果然,同事E的解答與我的想法一樣。接著,同事E苦口婆心地說:「你在這裡做了一年半,我們會預期你會知道有關事情。如果你向R上司問同樣的問題,他一定會狠狠的教訓你。其實,你問那條問題之前,如果仔細思考一下,你必定能自行解答的。你就像T同事(前文《公司大變動》提及過的同事)一樣,每遇到問題,想也不想就開口問人,但其實在心裡已有該問題的答案。」

回想起來,在別人眼中,這次我的提問,不正是我之前所說過的dumb question嗎?

這件事的重點是:提問前要先好好想自己是否真的不知道,還是假定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而硬著頭皮去問別人呢?

下回再說第二件事及我對提問的逵一步看法。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