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二):Asking Questions - Internal Auditor的提問哲學

沒有留言
上文說到,我被同事E指出,我在提問前並未有仔細思考過,自己是否已經取得問題的答案。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已經獲得可以解答問題的資料,可是我們卻未有將有關資料串連起來。這也許是因為我們未曾想過有關的串連,是自身看待事物的視野太窄之故,但更常是因為我們都未曾細心思考過問題,與及未有考慮過我們手中掌握著的資料。

這即是說,只要我們在每次提問前,應仔細思考一下該問題,與及考慮手中已有的資料會否對解答該問題有幫助。換句話說,我們必先要知道自己已知的和未知的事,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問題為何,而非一聽到問題便想也不想便發問。

這樣我們豈非能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


事實上,同事E所指出的,正是提問前應該要做到的事。的而且確,提問前的思考是為你提出好問題的一手準備,但要真正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我們必須仗賴不同的提問技巧。

簡單來說,提問技巧便是如何去提問。這涉及用字與提問的角度。

同事L在這問題上指出了一點自己看法。

同事L是internal audit department的頭目。要說我為何向她提問,便不得不提bittermelon在其blog所寫的文章了。就昤因為他那些有關internal audit的文章,令我對這份神秘感十足的職業有了基本的認識。我希望了解更多有關internal audit的工作與及了解他們對提問的看法。

同事L十分友善,為我解答了心中不少有開internal audit的問題,也令我對提問的藝術有更深入的看法。

她表示,internal auditor所扮演的正是一個提問的角色,為的是了解公司不同部門的不同運作,從而有效地改善那些運作,達至管理層想達到的目的。要達到這些目的,仿們必須要經常提問。

「有時甚至會讓人覺得煩厭。」她說:「但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嘛!不知道便要問了。」

「那不會介意問到dumb questions嗎?」我單刀直入地問。

「那我們的確是dumb啊!」她笑說。笑過之後,她立即以認真的口吻說:「我們要問所有會對了解部門運作有關的問題,因為這是我們的職責。我們要向管理層交待。斷不能當他們向我們提問時,我們會答『不知道』或『對方沒有為我們解答』吧?

我認為,我們必須要不怕害羞地提問。對於相關部門來說,那些問題可能是common sense,但對我來說,那些是必須通過提問來確認的事。當然,這裡的重點是提問技巧。你必須要懂得在不同的場合提問,以取得你想要的答案。當你向operation level的同事提問,你當然可以隨意提問並取得你想要的答案;可是,當要向高級同事查詢,你必須要避免提出蠢問題。這是通過不同提問經驗而得到的能力。」

聽罷同事L對提問的見解,我對於如何提問有進一步的了解。我明白到「每事問」的想法和「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的態度並非互相排斥:當你考慮過所有資料後,你的提問有機會仍是dumb questions(因為別人了解得比你更深入,在他看來你的提問可能是十分膚淺。),此時要用上不同的提問技巧,務求以不同字詞與角度去提問,令對方願意為你解答。

直到這時,我才真正感受到柏拉圖的偉大(他善於不斷向別人發問)。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