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會計人生(四):決戰考試-物業稅篇(一)

沒有留言
「相心,你就幫幫忙吧!」這就是就讀大學一年級的會計系師弟Ben於某夜來電時的第一句話。

「幫什麼?打機什麼的,我可不懂。」面對這位超愛打機的師弟,我不得不把他的難題將打機掛勾。

「不是打機啊!而是我還未準備好幾天後的HK Taxation考試!...正確來說,是還未準備過...」Ben的聲音變得愈來愈小,就像是小孩子做錯事後,在媽媽面前認錯時的表現一樣。

「唏!我不是說過你...」我正想教訓一下他時,他卻插口說:「沒時間了!請在考試後才說教!麻煩你現在來指導一下我吧!」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八):長篇大論的看法

沒有留言
「我不成功,所以沒有什麼可以分享。」正當我和上司Roy進餐時,他忽然認真地說。

這顯然是所有中國人在聽到「你能否分享一下你的成功之道?」後的一貫反應:我們總是否認自己的成就。這是中國文化的特色之一。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完Q之路(二):QP Workshop之我見

沒有留言
經歷了六次的QP Workshop,我對於QP Workshop的模式有正面的評價。

我認為QP Workshop的做法,為脫離香港一直以來的填鴨式學習模式,有一定的啟示。由於我未深究香港教育現在的學習模式,所以我不作評論,但回想當日我在小學及中學的學習模式,卻令我感到我當時真是一部考試機器。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七):The Four People I Meet in "Heaven"

沒有留言
一早回到公司便收到叻sir的電郵,內裡附有他的閱書清單。我真驚訝,身位管理層的他,竟可在過去幾年間,完成百多本英文書,想必他是有一定的堅持。若果是中文書的話,我也許能達到這數量,但英文書的話,我卻不能保證有這成績。

當下,我下定決心開始看英文書。我有預感,這次付出的收穫,必然會比以往的更力豐盛。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亡女‧相心(十二):整理文章

沒有留言
「明天,請各位同學帶回我從開學以來所派的notes。」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中學時代的英文老師說的這句說話。當下,很多人發出不滿的聲音,疑問為何要這樣做。我深知他們的不滿,均源自一個事實:他們都不知將那些notes放到哪裡去了。

我未有向老師查問為何要做這種事,因為我並不在乎為何老師要這樣做;因為我知道自己很容易便能滿足老師的需要。

回到家中,我立即將桌上那一大疊整理好的notes放進書包。

要說我究竟如何未卜先知老師會檢查我們的notes,不如說我一向都是會整理的人。我不說我是一個「愛整理」的人,是因為我根本不愛整理東西,所以我的房間並不是十分整齊。可是,我深知整理的好處在於,當相關事物的數量開始增加至當時事人不能一下子從大量的事物中尋找所需要的東西之時,事前的整理將會為你帶來方便。

這就是為何我會將這裡的文章分門別類的原因。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六):兩本英文書

2 則留言
當我正在埋首苦幹於案上文件時,電話忽然響起。來電顯示並未有顯示出來電者的姓名,表示那是一個沒有被我記錄在電話簿裡的陌生電話。

2 則留言 :

張貼留言

會計人生(三):評價

沒有留言
「Ling,你在填寫什麼啊?」我看到Ling正在埋首於填寫一份表格,便好奇地問。

「是一年兩次的表現評價表。你的上司Roy還未將表格交給你嗎?」我聽後大感疑惑,因為我好像仍未有從Roy口中聽到相關事情。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五):我要做叻sir

1 則留言
世上有很多勵志的書,內容全是作者分享自己的成功心得。這些書有十分好的銷量,因為讀者們總會被那些作者成功背後的原因所吸引而買來看的。

我們是如此希望獲得成功,這是因為我們想追求成功背後的名與利?我們享受那有高人一等的感覺?我相信這些都是原因,但買那些講述別人成功的故事的書,對我們獲得成功究竟有沒有幫助?我覺得幫助十分少,主要原因在於沒有真實感,與及我們不能複製別人成功的故事。

1 則留言 :

張貼留言

會計人生(二):借傘

沒有留言
近日經常下雨。從天文台網站得知,一道低壓槽在持續影響沿岸,令本港的天氣變得不穩定,間中有大雨及狂風雷暴。沒有雨的清晨,往往不代表我們能棄傘出門;事實是,在你不想帶雨傘出門的一天,烏雲和雷雨便會悄悄向你逼近。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二):Asking Questions - Internal Auditor的提問哲學

沒有留言
上文說到,我被同事E指出,我在提問前並未有仔細思考過,自己是否已經取得問題的答案。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已經獲得可以解答問題的資料,可是我們卻未有將有關資料串連起來。這也許是因為我們未曾想過有關的串連,是自身看待事物的視野太窄之故,但更常是因為我們都未曾細心思考過問題,與及未有考慮過我們手中掌握著的資料。

這即是說,只要我們在每次提問前,應仔細思考一下該問題,與及考慮手中已有的資料會否對解答該問題有幫助。換句話說,我們必先要知道自己已知的和未知的事,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問題為何,而非一聽到問題便想也不想便發問。

這樣我們豈非能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一):Asking Questions -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答案)

沒有留言
幾天前,我寫了一篇有關自己對提問的想法(《Asking Question》) ,指出不應每事問,並且要避免問一些dumb questions(即答案顯然而見的蠢問題),最後以「要學懂提問,必須要下一番苦工」作結。


可是,一直接受「每事問」想法的我,並未能完全消化以上想法。是故,在之後的幾天,我對於提問的藝術作出多番思量,以其找出提問的真正意義:

一、在於解答的自己「不確定」(即心裡已有問題的答案,只是不確定其真確性,而提問之後往往被別人說是多餘的問題,例如在一般的lunch time後向別人查詢:「吃了飯沒有?」);還是
二、還是用來解答的自己「不知道」?(即在考慮多方面已知的資料後,確定自己不知道問題的答案,例如我在沒有食譜的情況下,不知道如何弄cheese cake。)

直到昨天,小弟遇到了兩件事情,令我對於提問的意義有更深入的理解。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