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第二人生(一百五十一):人之將去

最近一個月,我在加班時經常見到同事A。他是我在公司裏較為熟悉的同事,工作表現超班,上司老闆們都讚不絕口。我對於他加班工作並不驚訝,因為過往他不時也會加班,或者週末回到公司工作,只是最近他加班的次數未免有點多,看來工作十分繁重。

在旁人眼裡,他這樣做是爭取表現無誤了!不然為什麼要這麼拼命?可是,知道內情的我,卻不得不佩服他的行為。

他可是快將離開公司的人。

第二人生(一百五十):可以溝通,真好

猶記得當年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播映時,它的故事發展和中心思想引來整大的回響。我相信包括我在內很多人也看不明白那充滿聖經意味的中心思想,亦對故事最後一集的展開感到大惑不解。不管結局是好是壞,這套動畫已經成為動畫界的經典。

我記得它的其中一個思想就是互相理解。人與人之間總是未能互相理解,不管是因為言語未能有效地把思想傳達給其他人,而且很多時候意料之外的行為和發展也令大家出現誤會,於是,動畫中便有人希望藉著某些計劃把全人類的思想融為一體,那樣的話人與人之間便能更直接、更毫無保留地溝通和理解。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九):坐房的迷思

猶記得在舊公司裡,我的CFO曾經做了一個令我大惑不解的行為:本來是坐在角落玻璃房間的他,某天忽然要求拆去房間,看似與我們一起共享整層樓。他說不希望那玻璃房間會阻礙他與其他同事的溝通。當時我覺得這想法頗新鮮。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八):客人永遠是對的?

我不用直接面對客人,不用在乎會否失去客人,所以我對這條問題的答案總是「否」。但是,在前線的員工往往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客人看來總是正確的。

銷售部的A有一位十分麻煩的客人,每次出單也要符合他們財務部的要求。先不說為何他們不需要符合我們的要求,他們往往要將賬單的內容弄到他們覺得滿意,不然「他們很難查看賬單是否有問題?」或「他們的財務部不會付錢。」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七):選擇人生

朋友A對於自己的生活有一點想法:他認為工作只是工作,應該在正常上班時間完成;他接受丁點的加班,但不會喜過一小時,一來他在下班後有其他事情要做,二來他的僱主是政府,他工作的地方從來沒有加班的文化。相對於我這個星期六日也(被迫)要工作的工作狂,他過的是合理、正常的生活。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六):機械人

最近每一個月也有人離開,今個月輪到其中一位和我十分友好的銷售同事。即使他離開在即,他也時不時向我訴苦,說經常受到多方的逼迫,要求他交出成績,即使他已經達成了整年的目標(運氣這東西真的很重要,就是湊巧地遇到一位十分願意花錢的客人,便令他即時達成年度目標)。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五):效率問題

上星期曾與上司討論同事的工作表現。他認為同事的表現並非不好,只是仍然有改善的空間,其中效率方面的改善空間明顯較大。

他留意到某幾位同事工作的時間總是較其他人長,很多時也不能在死線前交到功課,結果令其他事情也延黎處理。他很想知道背後的原因,並做一些針對些的行動來改善情況。他知道這情況繼續的話將會影響整個團隊的工作表現,以及個別花更多時間工作的同事的身體健康。

上司曾經想過是否因為工作量太多,令那些同事總要花上更多的時間來完成工作?還是說那些同事的工作根本就是需要那麼多時間來完成?可是,團隊中有另一位同事,他也在做類似的工作,卻總能準時下班,或者只加班一會,但表現卻不錯。由於上司本身也要負責很多工作,他未有空研究當中的分別。

我把一切看在眼裡,知道當中的分別的原因:簡單來說,就是工作的方式和工作的態度。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四):重複犯錯

昨天同事A忽然找我幫手。

A是別的部門的人,可是基於某些原因,他的一些工作落在我手中。由於工作愈來愈繁忙,我的上司曾經努力地爭取不用我再負該工作,但技術性的問題和人手安排的問題卻一直未能處理好。結果,我每一個月也要花一些時間協助同事A的工作。

最近,由於人事安排有變,我幸運地能把部分有關計算的工作交回他手中,他對此沒有什麼抱怨。因此,當昨天同事A找我求助時,我感到大惑不解。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三):身心俱疲

昨天與一位相熟的同事閑聊,他表示最近感到身心俱疲。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最近正同時主行兩個大project:考取律師資格,以及開展自己的事業。

他一直以來也半工讀地修讀法律,並且在工餘時間協助處理一些法律工作。最近他希望作出改變,便提出請辭,並決心非要考到法律牌不可。

第二人生(一百四十二):壓力城市

我認為,一個地方是否適合居住,除了要看行業發展、薪酬、消費水平等,還要看看人們生活在那裡是否能夠適時放鬆自己。如果生活在某城市裡需要經常面對多種不同的壓力,那實在會令人抓狂。

這就是為何我生於香港卻不太認為香港適合居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