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第二人生(一百二十二):無聲的傾聽者

我實在想不到方法,去幫助一位工作能力已被嚴重質疑的人。

話說最近我因為忙於年結及應付核數師,實在是無暇理會身邊所發生的事,結果忽然轉來其他部門某位認識的同事工作表現不好的傳聞,我便關心一下。

事不關己,我實在不應如此多事,只是他曾在我壓力太大的時候給予我支持和鼓勵,令我重新站起來,我實在是十分感激他,視他如朋友。這回他看來出事了,我實在不能袖手旁觀。

第二人生(一百二十一):雞肋之旅

最近去了一次澳門,對上一次己經是幾年前了。在我心中,澳門就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此話何解?因為對一個對賭沒有興趣的人來說,去澳門實在就只有吃和睡。有人會說澳門有一些文化氣息待遊客發掘,我是同意的,因為澳門半島那邊也有很多值的欣賞的建築物,但是對於一個兩日一夜的短trip來說,要進行這種發掘不如待在氹仔那邊好了。

第二人生(一百二十):信任

最近忙於年結,工作時間平均為朝七晚九(沒辦法,不想夜走夜訓,唯有早起早開工)。別人看在眼裡,不知我們在做什麼,但我們整隊人每一個也是金睛火眼地看著電腦螢幕,埋頭苦幹地工作。

但是,這一次與過往幾年有點兒不同,因為這一次的上司是一位老手,有多年的會計和核數的經驗,他見過大場面,因此這一次他的存在為我們帶來了信心。

他在過程中的表現令我深感佩服,我知道我必須要向這人學習,而且他的工作模式正正和我非常相似。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九):反高潮

有時候現實生活比電視劇更像電視劇,忽然一個反高潮絕對會令人看得目瞪口呆。

話說其他部門的同事A和B是C的上司,而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我與他們三個也有交流,不時還會主動分享感受。最近,C表現得很不開心,而且時常工作得很夜,還聽說他因此而生病了。我出於關心,便問他「死得未?」,他便藉此向我訴苦。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八):,壓力爆煲

昨天在乘地鐵上班時,遇到兩位互相指罵的老年人。他們因為不小心碰撞而氣上心頭。男的一方滿口粗言穢語,女的則不甘示弱,不停地罵對方的不是。另外有一位男人看不過眼,短暫地加入戰團,最後沒好氣地離開了。

我看不到整件事情的始末,但看來是女的不小心撞到男的,男的便感不滿,開口大罵。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七):不服輸,不認錯

上星期在老闆面前匯報一些資料,也乘機告訴他我之前做錯了一些事情。他一如以往地沉著氣,不假思索便說:「錯了便錯了,沒有什麼大不了,我們也是人,也都會犯錯。我們唯有接受它吧!」我早已知道他會這樣說,因此我才斗膽向他告白。

我想這種接受錯誤的文化是我公司其中一個令我感到滿意的地方。當然,當錯誤太大,後果太不堪設想,作為管理層當要要正視問題,但若然他們能接受「錯了便是錯了,輸了便是輸了」的心態,他們將能令員工更加為公司賣命,而非因壓力過大而離開。

韓國人在這一方面真的比較遜色。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六):治病兩難

最近在工作上十分忙碌,因此經常想抽一些時時放鬆一下自己、調整一下心情,於是開始了追看一套已經完了的美劇《Breaking Bad》。這是一套講述主角忽然得知自己患上末期肺癌,於是利用自己的化學知識來製毒,希望藉著販毒來賺取多一點錢,在死前能多留一點給家人的故事。

最近看到的一集是關於主角的家人終於知道主角患上肺癌,感到難過之餘也希望說服主角接受治療,但是主角卻極力反對,於是全家人便開了一個家庭大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十分支持這個家庭大會的設計的這一幕,因為導演刻意安排了很多處在不同立場的人在這一幕發表對於一位患上末期肺癌的人是否應該接受治癒的意見。這令我更加感受到一個有家人患上癌症的家庭裡,每一位家庭成員的感受。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五):#metoo

今天是一位女同事的生日。平時因為工作關係,我們都會有交流,漸漸交流多了,有時也會關心一下對方。她昨天曾說笑的說今天她放假了,希望假期間不會被工作打擾,我則笑說我真的會打擾她一次,只是我的打擾將會是說句:「生日快樂!」

現在,我正在猶豫我應否向她說句「生日快樂」?因為我這樣做會否被她認為我性騷擾?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四):校園欺凌(下)

昨天談及了校園欺凌的原因之一(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主觀意識過剩。我指出了當兩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兩人都深信自己的想法時,爭執出現的機會便會很大(我同事和我上司的例子);另外,我也曾經暗地裡在校園受到無言的「欺凌」(我想我的經歷離被欺凌還差得遠,但也是從犯事者的誣衊行為受到心理上的傷害),那很可能是因為我做了一些令犯事者不悅的行為。

第二人生(一百一十三):校園欺凌(上)

上年年底,我的同事和我的上司曾經發生了一個小爭執。話說同事正在負責公司年度核數的事,核數師想向他取某些資料。同事不熟那些資料,於是問我索取。我指出某某檔案已經包含所有核數師要用的資料,他只要直接把那檔案交給核數師便成,上年也是這樣做。

一段時間之後,上司問同事應付核數師的工作進展如何,方發現同事正打算用我的檔案再抽出某些資料交給核數師,因此花了很多時間「再加工」我的檔案。上司不悅,問為何要當同事的時間有限之時,他仍然要花時間去做核數師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