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七):新與舊

一間公司的價值不只在於它的生意性質,還在於在那裡工作的人。當員工們安於現狀地工作,即使公司的生意性質是創新發展,它也不能展現出它應有的活力。

我想,這就是我前公司和新公司的明顯分別。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六):對人好

有說小朋友的學習能力是最好的,因此在小時候學到的東西到長成大人後仍然記得並不是什麼新奇的事。直到現在,我仍然記得我在兒時不斷聽到的一句說話:你要別人對自己怎樣,你必須要對別人怎樣。意思即是說,你想別人對自己好,你必須要對人好。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五):終結與開始

從來,結束都代表著另一個開始,沒什麼可惜不可惜:午飯的結束,就是工作的開始;黑夜的結束,就是新一天的開始。即使是這一次,我決定離開這間公司,也只是代表我在別我公司的人生即將開始。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四):Comfort Zone

一些工作了四、五十年的人在退休前最常掛在嘴邊的說話就是:「我不能退休,我不能沒有工作,因為我將會感到很不習慣。」因此,他們在退休之後仍然會找工作做,以免自己會停下來。我一直也想不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對我來說,放假的時候總會想放鬆,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例如去看電影、去旅行,或者呆在家中就是一日。為什麼那些工作了數十年的人不會這樣想?

最後,我想通了,那是因為工作對於他們來說,說是一個comfort zone。這個comfort並不是指過得很舒服,而是指自己習慣了的comfort,不想去改。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會在目前的公司裡待了好幾年,在新同事充斥辦公室的情況下,我自動變成一位old sea food。當然,我離成為真正的old sea food還有一大段路,但有時候連我也覺得自己在這裡已經很久了(雖然過去幾年的光陰看來就像眨眼般過去了)。

我不斷地問自己,平日工作十分繁忙,經常要趕deadlines,也經常要拆彈,為何仍然要留在這裡?是因為在這裡仍然有成長空間?在這裡工作能為我帶來什麼好事?還是說這裡的人工比較好?我想,這全都不是主因:主要的原因只是因為我習慣了在這裡工作。

我習慣了放假也要工作,習慣了下班後也要回電郵和訊息,習慣了自己一個去做好手上的工作,習慣了解決以前埋下來的計時炸彈,習慣了與同事一同相處打併,習慣了整個工作模式。對,我正處於一個頗為不舒服的comfort zone,沒有想太多便繼續生活在這comfort zone了。

但是,在這comfort zone以外,我卻什麼都不懂。我可能正在做沒有其他同事做得好的工作,但這些知識在外面的世界究竟是否有價值?我並不知道。我讓自己在仍然年輕的時候在這間公司裡打併,本來是沒有問題的,但最近我愈來愈覺得自己沒有成長了,只是不斷地做、做、做,單純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這樣地生活真的沒問題嗎?

很多時我們很容易去說服自己不斷努力、不要放棄,因為在前方的某處將會有一些回報。但是,我們在走在路上的時候,又有沒有想過當下的路是否值得繼續走下去?前方的那回報是否值得我們繼續走下去?我們究竟想得到什麼?

這並沒有答案,但卻是一個反思的機會。我們可以什麼也不想,繼續相信,繼續走下去,或者停一停,想一想,留意一下身旁的景色,可能會發現原來身邊有很多不同的路,盡頭有很多不同的回報,問題是我們敢不敢踏出第一步,嘗試別的路?

Comfort zone是一個很難突破的結界,雖不至於像那西貢結界般有入無出,但是成功地困住很多人。我們要時刻思考我們究竟是看到成長的機會,還是只是無奈地被comfort zone困著?世界很大,戈生很長,我們絕對有很多選擇,重點時我們會如何取捨?

想到這裡,我心裡浮現出一個想法。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三):主觀評價

最近在某一討論區看到一個關於空中服務員的薪酬問題,其後有人提供了一些網站的搜尋結果,顯票他們的薪酬平均為多少。那個網站是我第一次進入,看來是一些任何人也可以留言說出他們對某公司的意見和想法。

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在搜尋引擎裡輸入自己公司的名字,結果看到了一條在數年前留下的評語。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二):流言蜚語

最近,同事A悄悄地離開了。雖然是不同部門的同事,但正常來說當有人準備離開時,有關消息很快會傳遍整個辦公室。這次的保密功夫果然做足。

第二人生(一百九十一):無常人生

在過去一個星期,不論是紐西蘭還是本港,都被殺人的陰霾籠罩著。你可能會覺得相比起紐西蘭的那件事,香港的那件斬人案模模實在是小得多,兩者沒有比教性,但我卻認為,當事情涉及到人的生命時,一條人命的重量和一班人的性命的重量都是十分沉重。

我不打算在此對事件作出評論,因為更專業更有見識的人早已在媒體上發表言論;我今天想談談這些涉及人命的事情對於我的人生觀的影響。

面對這些世事無常;作為渺小的人類,比起工作,比起事業,我們應該把精力放在其他更重要的地方,例如家庭。

第二人生(第一百九十):職業分貴賤

猶記得上個月我去某中學同學屋企拜年,他順道也邀請了比較熟悉的同班同學。我們經歷十多年的工作歲月,成就相約,都只是一名打工仔,每日營營役役,只為了三餐而努力。唯獨是某一位同學,他算是圈內最成功的人之一,正在做律師幫公司上市,收入明顯與我們其他人相差甚遠。

第二人生(一百八十九):只是同事而己

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我留意到同事A經常請病假。我和A雖然是同一個部門,但工作上沒有什麼交集,平常也沒有閑聊的機會。出於關心,我便問與他較熟悉的B,究竟發生了什麼事?A的身體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吧?B說他並不知道,平時也沒有多問。我說你們這樣friend,不問候一下可以嗎?B聽後立即反應極大的說:「他不是我的朋友!他只是我的同事而己!」

第二人生(一百八十八):偶像的條件

豬年到來,大伙兒相約朋友一起拜年。朋友成就有高有低,儘管不會說出口,但言語之間卻會顯露出地位的不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就是這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