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九):會議安排

很多時候香港人不喜歡開會的原因很簡單:會議未能有效地推進過程,結果浪費了與會人仕的時間。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八):預測失準

最近收到了總部的一封電郵,內容是關於總部的疑問:當初做budget時我們所預期的盈利是一個理想的數字,但現在當我們有做第四季的盈利預測時,數字出入相當大。總部要求我們重新改過第四季的盈利預測。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七):懲罰

我一直對於賞罰分明的管理方式感到疑惑:我十分贊同獎賞做得好的人的想法,但卻不明為何要懲罰做得不好的人?

不是說我們應該要放過所有做得不好的人一馬,但問題是事情已經過去,犯錯已成事實,那我們可以怎麼做?即使懲罰當事人也是於事無補,那為何不把精力放在將來改善之上?

同時,犯錯的真正原因很多時也被忽略;或者說這是因為當權者不關心背後的原因,只重視結果。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六):失望

上星期當我正在努力工作時,我收到了一個短訊,那是來自我公司其他部門的同事A。我很少在公司交朋友,即使是很投緣的也只當作要好的同事,為的只是想免卻不必要的麻煩和苦惱。可是,這位同事是例外,因為他真的是一位沒有機心、真心看待我為朋友的人,因此我與他不時有短訊往來。

這次在上班時傳來了一則短訊,是之前很少遇到的,所以我立即查看短訊的內容。原來,他感到很不開心,徹底地對他的上司和同事失望。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五):思考改變

不經不覺我已經在這間公司工作了數年之久。對大部分同事來說,我已經是一位很資深的員工。這一方面是由於公司近年來發展得很快,聘請了很多新同事,另一方面是因為舊同事一個一個地離開了。我對此並沒有什麼感覺,畢竟他們總不能永遠都留在這裡。

我也一樣,不能永遠都留在這裡。

就是這種想法,令我有想改變的心。可是,在這種想法繼續成長之前,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為何要改變?我知道,世上唯一不會改變的事情就是改變本身,我們不能阻止任何改變的出現,但對我來說,改變需要的是一個合理的理由。那麼,我有嗎?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四):放鬆

昨日是十一假期,我未有因為假期而過份放鬆自己,一早起床便查看電郵,之後隨便吃了一個午飯便繼續工作。即便如此,其實我也未及正常工作時一半的效率,因為在家工作實在比在公司工作來得輕鬆,而這也是我喜愛放假工作的原因之一:能在精神不會太緊張的狀態下工作,又能賺到了額外的工作時間。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三):新體驗

工作上會接觸的系主要有兩個,一個是Oracle,一個是公司IT自行開發的用作billing的系統。每一個月有關的IT人員都會開發新設計,從而滿足不同地方不同用家的不同需要。上星期,又再有新設計加進系統,有關人士便舉辦training來教導同事使用。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二):風暴前後

本來做得不錯的香港政府,在風暴過後的一天天的糟透安排,令他們在風暴前賺到的聲譽,完全毀於一旦。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一):洗腦?

記得在大學時期,同學間流傳著一個傳說中的洗腦camp,說參加者在camp前camp後的分別十分大。聽說有人在入camp前是一名害羞的學生,入camp後整個人變了,變得十分健談。這看來並不是壞事,但有人卻覺得這樣把一個普通人的性格和價值觀全然改變並非好事。有些更極端的例子更是跑去做保險、傳銷之類的工作。

第二人生(一百七十):化繁為簡

上星期與一位外國人開會,主題是關於目前某種工作的正確步驟。我們雖然都在同一個部門,平日卻甚少在如何完成手上的工作上有交流,總是各自以各自的方法完成。結果,最近有人疑問我所使用的方法是否有錯,我便向這位同事查詢一下,他如何完成他的工作?

我們談了兩小時(但我認為只需半小時便能完結...畢竟他的話十分多),我們都有了不少得著,知道原來可以用不同的方法來完成同一項的工作。他更對我提出的一個他從來未有想過的複雜方法感興趣,說他一直以來也只按自己的一貫做法行事,認為那新方法的複雜程度十分高,必須與別人討論一下是否可行。我當下微笑地說期待他的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