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相心

第二人生(二十七):不同的工作模式

每個人都有他工作的模式和傾向,所以我的其中一個待人處事的態度是:任由對方選擇適合他自己的工作模式,而非強加自己習慣的到對方身上。

相反,我的上司則總會有他的想法,並且希望他的想法會被下屬接受。Well,我覺得這問題並不大,而且這個做法也是他的老闆的風格。只是,將來當我有機會成為別人的老闆,我也將繼續套用我現在的做法。

第二人生(二十六):如何表達想法/傳達訊息的重要性

你有沒有曾經被別人批評表達得不夠好?我相信每個人也有這種經驗,即使是最擅長表達自己的人,也總會遇上聽不明別人就什麼的人,因此得到這上批評並不代表你真的不擅於表達自己,而可能是別人接收能力有問題,或者你擅長其他方式的接達(例如以文字表達,正如倪匡一樣,他非常擅於用文字表達事物,但他的口齒卻不怎靈敏。)。

我上司有時候也會有表達自己的問題:情況不算嚴重,只是經常以十分簡短的字句說出自己的想法。這情況猶以文字方式表達為甚。

我曾問他為何經常那樣精簡地說話,他說因為他沒有時間。我十分同意他的說話,因為他的確是非一般的忙,忙得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可以,我卻不認為這是合理的理由。

第二人生(二十五):每天三小時的學習

本身是動畫迷的我,昨天看到了一段有趣的小報導:某日本畫師經常在他的網站上公開他的作品。由於他的作品不論畫功還是上色也是技術超群,很多熱愛動漫的人都紛紛follow他的網站,並留言稱讚他的作品。

該畫師當然十分高興,但他並不自滿,在收到眾多讚揚的留言後,他也不忘故勵別人一番:他把自己12年前的畫作公開,當時的作品不論是作畫還是選色也十分幼嫩,與現在的作品相比簡直是不直一提。他以此作例子,鼓勵網民只要肯努力,一直努力不懈地練習,終有一天必然會在某個領域取得成功。

而且,他亦表示自己並不是專業作畫師,畫畫只是他的興趣。即使是閒時的活動,他也憑著努力取得今天的成功,因此他相信世上是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

第二人生(二十四):新朋友圈子

最近看到我的友人運動後的成果:比起以前他的大肚腩漲起,現在他只有微微隆起的小肚腩。我問他減了多少?他說差不多有5公斤了。他十分樂於看到這成果,因為在過去數年,即使他想減肥,他也因為多個藉口而令體重不減反增。

我問他有什麼秘密,他說他既不是吃減肥藥,也沒有吃什麼減肥餐單,只是和朋友一起做運動而已。他說,他現在每星期也和數個平時有做運動的人一起定時做運動:先跑街,再到康文署的公園裡的健身徑做街頭健身,最後再跑街。除此之外,他也開始習慣自己每星期也跑步跑上數次,令他的體重慢慢下降。

我知道了之後十分高興,除了因為他的運動初見成效,因高興他有數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運動。

第二人生(二十三):說「不」的藝術(下)

上回說到說「不」的重中之中是要實行,但在實行之上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的工作中有一些部分是要別人幫忙的。那是因為部門的不同和權限的問題。那是我明白自己是臨時要請求對方幫忙,所以我亦準備好plan B,假如對方不肯幫忙,我便使用plan B。

果然,當時對方也忙著,於是他一口拒絕我的請求。我是明白的,也理解他總不能在我每一次請求幫忙後便即時答應,而且可以的話,他差不多每一次也盡力及即時幫忙,所以他雖然拒絕了,我也仍然對他深存感激。

只是,他拒絕的方法太直接,令當時的我反應不過來,而且感到有點不悅。

第二人生(二十二):說「不」的藝術(上)

猶記得上年我在一場外國會議裡,看到了一個在香港職場很少看到的場面:一位外藉同事A與比他職位高的外籍同事B發生爭議。他們不斷堅持自己的想法,各不相讓,而我就和其他同事一起吃花生看戲。

最後怎樣?我不知道,但在我眼裡十分大膽的行為,在他們眼裡卻看來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在事後我聽說他們看來經常在某事上各持己見。

我想,西方國家的職場文化比起我們的更加對任何意見都持開放的態度。反觀香港,我們不能向前輩/上司/老闆直接說他們不愛聽的說話(間接的話或者可以?但一來我們可能說得太模糊,對方不明白,那說了等於沒說?二來(亦是我最怕的)對方可能想錯了,產生誤會,那事情就會變得十分糟糕。),即使他們時刻都說「歡迎你對我說真話」,但那只是討好話而已。(當然,有些前輩/上司/老闆會對任何意見持開放態度,也不會因為我們某一刻所發表的意見而認定我們的為人,但這些優秀的人卻是少之有少)

第二人生(二十一):日常工作時間表(下)

Ramit昨天分享了他對於productivity的心得,有興趣可以到以下網頁看一看:


他的想法是:要提高生產力,必須要做好3點。每一點所佔的比率不同,最重要為基礎因素,之後為心理因素,最後才是細節。

在進一步說明他的想法之前,我先說說在前一天Ramit分享的另一篇文章:


由於兩篇也是英文,如果你懶得看,可以看我以下的總結。

第二人生(二十):日常工作時間表(上)

與中學同學吹水真的是人生一大樂事,特別是當我們在公司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我們想宣之於口卻煩惱無門之時,他們往往為我們提供一個訴苦的平台。

我十分記得那一次,友人向我們訴苦,說他感到在公司工作有所不公:他要負責的工作遠比其他人還要多:「直到某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入房找我的阿姐,向他表示我真的做不了那麼多。我本身已經要負責數個項目,每一個也要在十分緊張的時間裡完成,我實在不能抽時間再負責多一個項目了。」

當我們驚訝他竟然如此有膽色地向他的上司說這些話(典型職場文化:永遠不要說不。對,我對此十分反感,不知道為何不能向上司說不,因為年中也有不少人向我說不(當然是因為我不是他們的上司了!)。可是,不願意接受也得接受,這就是職場。)。他接著再向我們解釋說,他的職位在公司只有一個,而職責類似大內總管,什麼也要理。他的上司很看重他,經常把其他人做得不好的事交給他,深信他能化腐朽為神奇。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使他經常要替別人「拾屎」。

第二人生(十九):以充足的時間來避免犯錯

又犯錯了。

對,我們都是人,不是冷完而又完美地跟從著指令行事的機械,所以我們都總會有犯錯的時候,而且,只要我們能從錯誤中學習,少許錯誤將會能避免將來的大錯,這樣來看,小錯並非需要絕對避免。

的確,這樣說是十分動聽,但犯錯仍然是犯錯,以結果來看,沒錯比有錯更好,有錯代表當事人能力不足、未夠細心。

就在剛剛,上司再一次暗示我犯錯了。接著他是有力的打鍵盤的聲音、深而重的呼吸聲、以及不發一言的坐著,宣告著他對我的無聲抗議。「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你是新來的嗎?你又再次請我吃屎了!」我彷彿聽到他這樣說。我相信他內心所想的比我自我幻想的更糟,但我並沒有憤怒的權利,因為我真的做錯了。

第二人生(十八):上堂真的有幫助?

猶記的同事曾經對我說了一個小故事:他在某一天與老闆談話時,說到自己未有拿到學士學位,心想何不趁現在還年輕的時候努力一返?老闆的反應十分大,說:「你難道以為花了十多萬和三年的時間去讀一個課程,你便會學到有關的知識?你便會成為某領域的專業人士?我認為這是浪費金錢。」結果,同事被老闆的想法打敗了。

當然,我還未去到如此偏激,覺得付錢上堂的作用不大:我認為有些時候我們必須要付錢才能學到有用的知識,但我從不認同只要付錢上堂後,我們便能學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