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Bann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六):越洋而來的指導(上)

「相心,你好嗎?最近工作怎樣了?今次我來這裡的最大目的就是與你談一談,好好了解節你的工作,並想一想如何可以幫到你。」

當下,我正身處在某酒店地下的咖啡店。該咖啡店內人不多,差不多都是外國人/內地人,不難想像他們是正在遊覽香港的遊客。他們有的用不同的語言談天說地,有的則獨個兒一邊享受著咖啡,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電話/平板電腦,但他們全都吸引不到我;即使是面前的那一小杯苦澀的cappuccino也吸引不到我的注意。

當下,我正被面前的那個人吸引著:他一舉手一投足都繫動著我的神經。那不是因為對方的言行舉止優雅得令人不能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而是得不得不用心地去留意眼下這個人的每一個動作和說的每一個字,心怕有些東西遺漏了,或者錯誤解讀了,最後出現不好的結果。

看來我太緊張了,我應該放鬆一下,反正說穿了眼前的這個人和我一樣,都是普通的人類,只是他是比我職位高很多級的公司的CFO而己。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五):周身刀

記得去年年中的時候,我忽然收到某位新同事R的skype message,問我有關MPF的事情。他當時以為薪酬與MPF方面的事情也是在我的職責圍之內,但我告之他我並非負責MPF,他可能要找人事部的同學幫手。(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來有很多公司會安排會計部負責同事的薪水,而非人事部。例如酒店業。)

當我以為事情完結了,我卻收到那位同事R的另一個skype message,說不用麻煩人事部了,他已經到網上看過有關的勞工條例,他已找到問題的答案。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四):歡迎再次光臨

很久沒有上來了,也很久沒有寫文章了。

之前有幸被邀請在某個會計平台寫文章,自問能力有限,只能分享一下平時工作的遭遇與自己的看法,但最後收到通知,說該平台要進行革新,結果便停筆了。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四):逆流而學(十五):爭論(上司篇)


上司又再次喚我進房。我已經不記得這是我的第幾次被上司喚進房。



看著上司的雙眼,我彷彿已經知道了一切:對了,他又在工作上發現錯誤,因此要提問我,同時也要「著量」「審判」我。我與他共事得太久了,經歷得太多了,雖則我與他私底下並沒有交往,不知他平時是一個怎樣的人,但我絕對熟悉這個工作上的他。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三):逆流而學(十四):雙瞼


自懂事開始我已知道人並不只有一面:儘管不會像《二十四個比利》一書的主角比利那樣,擁有二十四個不同的人格,但一般人有多種性格/處事手法卻是自然不過的事。若果說某個人只有一種性格,那他應該會活得很痛苦,因為他不懂得在現實生活中進行自我調節,打算用一種態度走天涯,不懂得用不同態度面對不同的人,結果當然會處處碰璧。



今天我想說的並不是有關一個人有多種性格的情況,而是一個人有多於一種價值觀的情況。那有什麼問題呢?我想問題可能並不大,如果當事人並不是身處領導位置,以及那些涉及的價值觀並沒有矛盾的話。很不巧地,我現在正遇到置身於這樣的一個位置的一位當事人。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二):逆流而學(十三):伯樂


離開舊公司已有兩年多,上一次與舊同事A吃飯已是一年多前的事。近日剛好在生日留言說道是時候再見了,對方二話不說便答應,並快人快語地說:「地點時間你決定!」男人就是這樣的爽快,不消一刻便決定了見面。



至約定之日前數天,我忽然記起舊同事A提起過自己遇到了伯樂。我與那位伯樂素未謀面,卻已從舊同事A口中聽過不下數次的讚美之言,並將他看待成他的再生父母,幸運地能在初進職場時遇到他云云。我想,藉著這次機會去認識一下新朋友也不壞,便斗膽叫舊同事A邀請那位伯樂,三人一起晉餐傾談。他看來也是熱愛四處結交朋友之輩,舊同事A只是提及一下便毫不猶豫地應約。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一):逆流而學(十二):超時工作


每天早上回到公司,或者晚上離開公司,總會遇到某幾個經常見到的大廈保安。每一次見面均點頭示好,或是寒喧數句,久而久之,我們都成了某程度上的熟人。某天,大廈保安A忽然以說笑的態度說了一句話,令我感到一點無奈、一點感慨:「我說,你們公司的同事好像不懂得離開公司似的,有好幾十次我到了八時離開也遇不到你們公司的人離開?」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逆流而學(十一):Yes Man


以下是一個經常在同事口中聽到的小故事:同事A與上司B開會。上司B向同事A查問最近忙著幹什麼,同事A如實作答,並指出自己真的很忙,未能花時間進行某項新工作。上司B表示體諒,並叫同事A按自己的工作進度工作。同事A聽後心存感激,也就按照自己的工作進度工作,把新工作擱在一旁。怎料上司B在數天後追問新工作的進度,並指出該工作的限期已被提前,同事A必須要在那天之前把它完成。結果,同事A還是一如以往地,無奈地加班工作,趕忙把新工作完成。



上司B的行為令我想起「Yes Man」。什麼是「Yes Man」?就是什麼事情都說「Yes」的人。但事實上,那句「Yes」是否真的代表「Yes」?還是只是敷衍的說話?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九):逆流而學(十):Hi, How are You


老闆是一個很守時、很自律的外國人。他每星期總能抽時間做運動,令自己不會像部分香港忙碌工作的人一樣,因為經常坐著工作,令身體發胖、走樣,最後只能一邊回想自己以往標準的身型一邊無奈嘆氣(笑)。



另外,他還習慣每天一早回到公司,盡量向所有人打招呼。可能是過往的工作環境、成長環境以及工作文化所影響,他十分重視打招呼,即使在招呼過後也會寒暄幾句,以了解及關心同事生活過我怎樣。今天我要說的就是打招呼。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八):逆流而學(九):文化造就紀律


上一篇文章末段提到,紀律和習慣是不可分開的一對:要令我們有紀律,必先令我們有相應的習慣。可是,現實生活卻告訴我們,這種看來十分簡單的行為其實並不能簡單地被實行。換句話說,很多人都不能/不願意培養出相應的習慣去實現紀律的生活。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